/ A Day with Takako Mine the florist from nettle plant - 跟著花藝師嶺貴子的一天/

Zine計畫持續進行著,想要持續訪問身邊遇見的這些有趣的人,認真生活的人。

這是阿嚕的花藝老師Takako Mine嶺貴子老師。同時也很好奇花藝職人的一天生活是怎麼過的,所以就挑了個週末一早跟老師一起上花市,一起玩花草:)

這一天Takako要弄的主題是 “ 秋天 ” Autumn。快速在花市採買時,腦筋就一邊想著“秋天,秋天”,想像著一些秋天的畫面,在茫茫花海裡掃描著適合的花材。我很喜歡 “ 台灣欒樹 ”,從淺黃到橘色,再到成熟的粉紅色。


Takako不太會說中文,她靠著 “ 多少錢?”  “ 花可以乾燥嗎?” 簡單幾句話就在花式裡游刃有餘的買著各式各樣我甚至從來沒有見過的植物。當一些溝通變成原始的比手畫腳,其實是很溫暖的。

我拿著相機在紀錄Takako的買花過程,遇到一個老闆說 “ 不要拍我啦,拍我你的相機會爆炸喔!”後來看照片才發現原來下面那些橘橘紅紅像燈籠的酸漿果在秋冬時節是如此的搶手,各家花店和花藝老師們都搶著要,因為很適合放在聖誕節的各種佈置裡。我上上禮拜去,整個花市都賣光,上個禮拜又去,買到倒數第二支....

花市裡有好多店家,老實說走完全部,看過的我都忘記在哪一間看到。有間主攻 “ 乾燥花 ”,也有日本進口的 “永生花”。老闆娘也是超熱情的媽媽,跟兒子一起開店~他們店裡的佈置跟其他間滿不同的,有復古壁紙,木頭櫃子,和一枝枝從天花板倒掛下來的繡球花們。可以完全沈浸在花花世界裡:)

“市場”和“市集”,是最能夠展現當地特色的地方,也是近年來旅行是最喜歡去市場的原因。喜歡去市場/市集聽當地的叫賣聲,看他們使用的文字和道具,看人們都買什麼,吃什麼,這是我理想中最接近當地生活的旅行方式。有間花店的繡球花品質一直都很不錯,而且老闆很有耐心的跟我解說要如何做乾燥花。

後來我們就去隔壁的盆花區看一些香草盆栽,逛花市真是一種五感全部打開的活動,視覺被繽紛的花兒餵飽,用手去感覺每種花草的觸感,有的刺手有的柔軟有的脆脆的,聽著老闆與客人間的對話,聞著香草帶來的通體舒暢。大概就只剩“味覺”在市場沒辦法馬上體驗了吧!不過之前吃到食用花其實味道真的很不錯~

很快的Takako就買好了當天需要的花材,後車廂一下就滿了。“花”本身是很溫柔的“物件”,但從“種花,買花,插花”的這整件事情,其實某種程度上是相當花時間和力氣的呀!覺得在Takako身上更是結合溫柔與帥氣於一身呀!

 
 

下午我們就回到Takako的花店Nettle Plants,位在中山捷運站後面的小巷,赤峰街28號。

馬不停蹄的繼續製作萬聖節永生花訂單,橘色,黑色和紫色的世界!

一切都很純手工,從做盆栽到包裝,

始終還是相信著動手做的事情還是最溫暖的事,而非那些工廠大量製造的東西。

回到花店後,好好照顧花兒們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去蕪存菁,把莖的尾部剪斜斜的,花才可以吸收到充足的水分。

進入忙碌的擺放花兒的狀態,每種花都有他們的個性,

他們從花市搬家到花店裡,和諧共處,綻放光芒,除了擁有各自的舞台之外,也互相襯托彼此。

--

接著Takako便開始準備接下來上課用的秋日範例作品,

那真的是個很神奇的過程,摘一小節繡球花,從後面補上尤加利葉,

信手捻來,輕鬆自在的就完成一束花!

我馬上跟老師說我想要上這束花的課!太喜歡了!

Takako說這是紐約布魯克林那邊的花店現在很流行的風格叫做Swag,

花束不再只是重視那些大朵鮮艷的花,而是運用各種小量花草的集合。

她期待把Nettle Plants變成Brooklyn style的花店,

阿嚕從來沒有去過紐約,實在很想要去大蘋果瞧一瞧!

 

 

 

然後我們又轉移陣地到附近的 小器,生活道具。

每個禮拜Takako會為小器插一盆花,圍繞著那盆花的生活道具們也是根據花來搭配。

花兒的姿態和顏色大小有千千百百種,

運用高低疏密,每一束/盆花都是一幅獨一無二的風景,

這大概是花最吸引我的地方吧,

每個生命都是獨特的,就像人一樣,

而今天遇到什麼樣的人來做出這幅風景則像是人生一樣,

因為不同的遇見,而在這個世界上刻下深深的印記。

 
 
IMG_5745.JPG

最後我們又回到Nettle Plants,Takako趕著回家煮飯給小孩吃,

於是速速拿了花材準備回家繼續弄花,就這樣,花藝職人的一天,

其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樣華麗緩慢和浪漫芬芳,

裡頭其實充滿著迅速確實的精闢眼光,長年累積的搭配功力,

以及像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現實人生,

來自生活各方的壓力,被時間追著跑的每一天,

但一樣的是,相信我們正往更好的生活邁進,用踏實的腳步向前著。

--

最後讓我用這張照片當作結尾,

在花店的這個下午,看見好多路人經過都會很好奇的往花店裡面看,

照片中則是一個推著攤販車的阿伯,他在花店外駐足許久。

我想一間花店所帶給那個地方的影響力是超乎想像的,

即便只是那短暫路過的眼睛吃蛋糕,都是能給予人正向力量和無敵好心情的呀:)